【歌手筆記之四 20190201】

這一次我要唱的歌是〈未了〉。
,
〈未了〉並不是一首大家耳熟能詳的歌曲,但這首歌,是過去我發表的所有歌裡面,自己最偏愛的一首。當時在發表的時候,我寫過關於這首歌在寫什麼,在此節錄一些分享給大家: .
.
「我從小就很喜歡希臘羅馬神話故事,但其中最吸引我的「神話」,卻是對抗神的『人的故事』。
.
「這個故事的主角就是這首歌,甚至可以說是這張專輯的主角:薛西佛斯。關於他的神話通常篇幅不長,而且情節眾多,有的形容他只是巨人莽夫,有的說他生性狡猾,有的描述他因為智慧強大而被懲罰,有的惜他壞在自信,有的批他太相信匹夫之勇,同一個主角,卻有多種解讀,看來這個人不簡單,他不像是一個人,而是人類的面面觀。
.
「雖然這個故事普遍被認為是悲劇,可是我很喜歡這個故事,我不覺得是個悲劇。比起享樂卻又常因為享樂而爭奪,瘋狂逞私慾而互相戰鬥的眾神,我美好想像中的薛西佛斯是個知道自己在做什麼的人,他是因為知道自己在做什麼,才選擇反抗而受罰。而且在他日復一日的徒勞裡頭,似乎看到了我們大多數人的生活,徒勞,但不一定無功。
.
「因為巨石在手上,雖然週而復始看似虛無,但也因為如此,命運是在他自己手上。總覺得最後薛西佛斯跟巨石已經是揉成一體了。若這是一種對生命的熱情,又有何不可呢。 「曾看過這個神話有一個版本的結局是,薛西佛斯在週而復始的懲罰之中,逐漸不覺得那是懲罰,而從這重複的動作中,懂得欣賞每一步推動巨石時自己的姿態,每一個力度所展現的美,當他懂得欣賞這樣的自己時,巨石的詛咒竟忽然消失了。
.
「我們在生活中遭遇著,感覺像是逃脫不出的困境,會不會是因為,我們只看到自己尚未擁有的,根本不懂從自己正經歷的,找出讓自己蛻變的能量呢;會不會是我們太常只抱怨別人的生活比較好,卻忽視了,唯一能讓自己更好的,還是得要自己發現,還是得靠自己掙來呢。
.
「還有另外一個神話,是關於普羅米修斯看到人類的生活,就決定從天上偷火給人類用,但被宙斯發現,於是被處以極刑:讓鷹鷲啄食他的肝臟,但每晚又會長出新的肝臟,接著,隔天再被啄食。一樣,反覆經歷這種痛苦。
.
「我們常常拿出勇氣在面對每一天時,心情像不像是每天長出一顆新的肝臟,只是為了再度被啄毀呢。雖然糾纏而痛苦,但我們還是有能力再長出新的力量啊。
.
「你覺得自己是這世界上的不和諧音嗎?那或許,你正令人著迷,只是你自己尚未懂得看見自己,當局者迷。理解多少,誤解多少,都是人生。誤解也沒有不好,或許更美。
.
「歌詞裡頭提到了過往哪些出現過的神話人物,呼應了哪些其他歌裡提到的誰的概念,就讓大家慢慢體會吧。雖然我們都是我們自己偏見的俘虜,我也習慣了評論者總是在作品裡找到更複雜的創作意圖或過度詮釋,哈,但我還是滿樂於看大家研究,分析這些歌,然後漸漸地,這些創作就以另一種模式成為了你們改造的創作,然後我也從你們改造的創作中,再創作了我自己的作品。評論者和作者常常相反,他們在作品裡找到的,不一定是他們應該找到,或是能力可及的東西,而是他們樂於找到的東西。
.
「但也無何不可,我喜歡這種詮釋下的另一種創作,與我創作對話的感覺。這不也是創作的無限迴圈嗎。」.
.
提到「討論」與「詮釋」的無限迴圈,最近雖然還是有很多人會受到別人評論的影響,但感覺大家是不是漸漸心態都開朗多啦!這樣很好,沒有必要去費唇舌。也別擔心我,我真的不太會被這些影響,我訓練十幾年啦!而對於那些無論是自認更有智慧更有評鑑力更懂音樂或只是自稱老朋友就更有資格的……我不會用你們對我的方式對你們,並不是因為我不願與你們沆瀣一氣,而是因為我長久以來懂得如此被對待的滋味,所以我不會那樣對任何人。你們很幸運,沒被那樣對待過,但其實幸運的是我,因為我總是被那樣對待,所以我可以更強壯,我沒有去習慣,而是與之共處仍可以很健康。這正是我在我自己的〈未了〉裡,每天推動的巨石之一,但如今我已經可以欣賞這巨石,這苦於推動的自己。

貼出了這首歌當初的創作概念,字數也爆炸了,就不多嘴其他了,大家應該也看累了哈哈。能夠跟大家分享這首歌在說什麼,就很足夠了。

謝謝這首歌的編曲鉄哥(出鏡率很高最近)和杨颖彪,彪哥還陪我一起上台!

其實當初第一期就想唱〈未了〉,但想想實在不適合第一期,所以很開心可以唱到這首心頭肉。真的不是因為你們一直說要大聲公跟麥架才唱的啦,這是巧合,只能說,你們也很會預測,哈哈。

最後特別想謝謝芯芯,在上集播出離開前送給我的一段話:「有些人不需要有太多的技巧,有些人只需要一顆單純的心。」謝謝你告訴我的,我會把這段話放在心裡,旅程中帶著這段話,很久很久。

歌手的旅程還未了,請期待今晚的〈未了〉。 #歌手